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熟女  »  【冷气的温度+帮姐姐剪阴毛+喝喜酒的日子,爱迟到的妈妈】【作者:bouly】
【冷气的温度+帮姐姐剪阴毛+喝喜酒的日子,爱迟到的妈妈】【作者:bouly】
字数:437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冷气的温度

  昨天晚上,我在客厅看Discovery。大姐洗完澡也不戴胸罩,只穿件无袖上衣和棉短裤就挤到我旁边,问我:「姐姐的洗澡水还温温的,你要不要去泡一下?」

  我奇怪道:「我刚才先洗了啊,你忘了?」

  大姐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  后来又对我说:「冷气开太冷了吧,我奶头都硬起来了。」

  我又奇怪了,看过遥控器说道:「26度还好吧,调到27好了。」

  大姐嗯了一声,手放在胸前,不经意地用手指划过乳尖突出的部分。

  我觉得有点口乾舌燥,拿起水杯猛灌了两口。一不小心撩起杯底因冰气凝结的小水滩,洒落在我与姐的大腿上。

  大姐一声轻呼:「啊,下面好湿了呢,得擦一擦。」说罢用手指划着腿上的小水珠,再放入口中吸吮。

  我更奇怪了,忙道:「姐,那水不卫生啊,别喝。」便用手去把水拨乾净。
  大姐抿着嘴,嗯嗯啊啊的不知说些什么,我听不清,问道:「姐你说啥?」
  姐半睁美目,弓着身子说道:「往上点儿擦,往上点。」

  我更奇怪了:「姐,再往上没湿啊?」

  姐娇声道:「湿了湿了,洪水氾滥了。」

  我小声问:「姐,你是不是不舒服?」

  大姐这才回复正常说:「没,就是有点热。」

  我看姐有点喘,脸上也是红噗噗的,於是又拿过遥控器,调低了2度。
  马上我就后悔了,刚才大姐不是嫌冷吗?我怎么一下子就降了2度呢?转头去看姐的胸口,果然那对奶头硬的不得了,都快穿破衣服了,我心里的悔恨啊,实在是太对不起姐了。

  「姐,你的奶头都冻硬了,是不是冷气又太冷了?」

  答案显然是冷了,因为大姐听了我的话后,喘得更凶,面上更红了。

  大姐喘息道:「好弟弟,姐姐好冷,快帮姐姐揉揉。」大姐拉着我的手,从袖口处伸了进去。我的手上好像握着一大团冰冰凉凉的乳泥,似要融化却又一直留在掌心,遵守着乳量守恆定理。

  我急忙抽手道:「那可不行啊,我还未满十六岁,不能摸姐姐的奶奶。」
  姐气急败坏道:「那怎么办?姐真的很冷嘛。」

  我拿过遥控器,边按边说道:「再调高1度好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完~

              帮姐姐剪阴毛

  「姐,你下面的毛是不是长很多?」

  「蛤,你怎么知道?」大姐惊慌地检查该边,怀疑有毛露出来了。

  「最近收衣服,都发现你的内裤黏了好几根毛。」

  「这……以后我的内裤我自己收啦。」大姐羞赧道。

  「不是啊,你毛很多的话,不太好喔,尤其夏天,不太卫生。你有没有发现下面常常会臭臭的?」

  「好像有耶……」大姐用手捞了捞胯下,放在鼻前嗅嗅。

  「对啊,我以前也这样,后来把毛修一修就不臭了。」

  「真的吗?我看看。」姐一脸好奇地问道。

  我一口气脱下短裤内裤,露出一根仪容端庄的鸡巴。

  「咦,这你自己剪的?蛮好看的嘛。」姐小心翼翼地捧着我的鸡巴,左瞧右看,又托起卵袋仔细观察下边的生态。

  「连这边都有剪耶,你怎么用的?好厉害喔。」

  我骄傲地说:「你可以闻闻看啊,看有没有臭味。」

  大姐先是犹豫了几秒,才凑近一闻,惊喜地说:「真的不臭耶,哇,好神奇。虽然有一点味道,但还蛮好闻的。」大姐将鼻尖抵在卵袋上,贪婪地吸着。
  「没骗你吧?这我研究很久了,不是随便剪剪就行的。」

  姐放下手中的懒叫,一脸满足的表情,沉浸许久方才说道:「那你可以帮我剪一下吗?」

  「好啊,我去拿工具。」难得能帮大姐的忙,我也很开心。

  「呜哇,好臭。」我掩鼻说。

  此时大姐赤裸着下身,两腿开开躺在床上,洁白圆满的屁股下方垫着一张塑胶布。姐满脸通红,羞答答地望着我说:「真的很臭吗?要不我先去洗一洗?」
  我回复平静:答道:「不用了,我一时没心理准备,其实闻久了也就还好。」
  我这么讲倒不是纯安慰话。大姐的味道,闻久了的确颇有一番异国风情。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女性贺尔蒙吧,对男性来说,反而比其它香气更具吸引力。
  「弟,你鸡鸡怎么变大了,还有,你怎么也不穿裤子啊?」姐问道。

  「哦,因为我要参考一下自己的发型啊,你专心一点啦,不要乱看。」
  「好啦。」大姐这才将心思摆在自己的胯下,却还是忍不住瞄了我的鸡巴两眼。

  在我卖力的一阵工夫过后,大姐蓬乱的阴毛终於变得整齐漂亮,每一根毛发都剪裁得刚刚好,太短了会扎人,太长了显乱。而粉嫩的阴脣也终於能拨开云雾,探头见人了。

  大姐用手不停地抚摸自己的阴毛,就好像拆开圣誔礼物的孩童般,兴奋的嚷嚷着:「好舒服好柔顺哦,弟你好棒哦,想不到我的阴毛变得这么好看。」
  看大姐这么满足,我也感到欣慰,坐在大姐身边,观察起自己的懒叫毛,看看是不是哪里生得长了,又到了该修剪的时候。

  「好啦。」大姐这才将心思摆在自己的胯下,却还是忍不住瞄了我的鸡巴两眼。

  在我卖力的一阵工夫过后,大姐蓬乱的阴毛终於变得整齐漂亮,每一根毛发都剪裁得刚刚好,太短了会扎人,太长了显乱。而粉嫩的阴脣也终於能拨开云雾,探头见人了。

  大姐用手不停地抚摸自己的阴毛,就好像拆开圣誔礼物的孩童般,兴奋的嚷嚷着:「好舒服好柔顺哦,弟你好棒哦,想不到我的阴毛变得这么好看。」
  看大姐这么满足,我也感到欣慰,坐在大姐身边,观察起自己的懒叫毛,看看是不是哪里生得长了,又到了该修剪的时候。

  大姐别过头看看我的懒叫,又低头看看自己,惊喜道:「欵弟,你看我们毛型一模一样呢,好像穿着一对情侣装。嘻嘻,你看。」说着说着,大姐索兴跨坐在我腿上,将小妹妹凑近我勃起的懒叫。

  「哈哈,真的耶,好登对喔。」

  我将龟头抵在大姐的蛤缝上。就像是两个异地相恋的阴毛情侣,隔桥痴痴对望,而那座桥,不知不觉地变短了。


           喝喜酒的日子,爱迟到的妈妈

  老妈丢给我一张喜帖,要我陪她去喝喜酒,原来是表姐要结婚了。表姐和我从小就很亲,我自然是一口答应要去。

  婚宴那天,老妈早早就开始准备并着装打扮,穿起一件我未曾见过的大红旗袍,上面镶有金色的雕纹花边。令人咋舌的是,裙摆的长度竟然只遮住半条大腿,这么新潮的打扮,实在不像老妈的风格。

  我看得呆了,惊讶地问:「妈,你这件衣服哪来的,好……好漂亮。」
  妈掩不住脸上的喜悦,边摆姿势边欣赏自己,说道:「还不是你阿姨送的,一定要我穿这件去喝喜酒。」

  接着妈叹道:「就是下面好像太短了点,有点暴露。你阿姨也没想想妈都几岁了,穿这样出去多丢人呐。」

  「妈,拜託,你又没多老,而且这样才好看啊。而且妈,你的腿很美耶,像model一样,我怎么以前都没注意到。」我惊奇的低着头前看后看。

  妈掩嘴笑道:「你没注意的多了呢,你老实说真的好看吗?不会很奇怪吗?」
  我手托下巴认真回答:「真的好看啊,就是……有一点不妥。」

  妈酸着脸问:「我就知道,是哪里不妥?你快说。」

  我说:「就是妈你这身打扮太美了,我怕表姐的风头都被你抢光了。」
  妈啐道:「呸,就会胡说八道,你表姐啊年轻又漂亮,我一个老太婆怎么跟人比。」

  我只是笑着,并不答话。妈见我笑的敷衍,打了我一个爆栗。我也不干示弱,拧向老妈腰间,老妈立刻弯腰求饶:「唉唷,别闹了,好不容易整理好的,别弄乱了。」我才罢手。

  趁着妈重整仪容的时候,我随口问道:「妈,你不穿裤袜吗?」

  妈摆了一个俏皮的笑脸,说道:「要穿吗?你不是说妈的腿很美?」

  我回答:「嗯……穿这种衣服不是都要穿裤袜吗?而且你膝盖红红的,遮一下比较好。」

  妈奇怪道:「膝盖红红的?有吗?我怎么没看到,还好吧?在哪里?」
  我窃笑道:「没啦,我随便说的。」

  妈怀疑地盯着我:「又再搞什么把戏?」便走进卧房。

  没几分钟,传来妈的声音:「阿志,过来帮妈一下。」

  我一进房间,便见到妈坐在床沿,手上正在捣弄一条肉色裤袜。

  妈头也不抬便说:「来帮妈解一下衣服,拉炼在后面。」

  我皱眉说:「干麻脱衣服?」

  妈笑道:「不脱怎么穿裤袜?」

  我看了一会儿说:「直接穿就好了啊。」

  妈道:「唉唷,你不懂啦,这裙子那么紧,怎么直接穿?」

  我怪道:「还好吧,你先穿穿看,不行再说。」

  妈无奈,只好乖乖在我面前穿起裤袜。那袜儿缓缓从小腿向上拉伸,一点一滴蚕食着老妈细緻白嫩的肌肤。直拉到大腿裙边处,妈才罢手瞪着我嚷道:「看吧,这怎么穿?」

  我没好气说:「不会把裙子拉起来喔?」便走过去帮忙。

  妈急忙制止道:「别拉别拉,拉皱了怎么办,就是不能拉我才叫你帮忙嘛?」
  我不服气地说:「哪有这么严重,我看这衣服质料很好,拉不皱的。」
  妈拗不过我,只好乖乖站着让我摆佈。我坐在床边,正对着老妈背后,小心翼翼提起裙子,尽量不弄皱它,但是愈提愈高,愈感到滞碍难行。老妈的屁股实在太大了,怎么就这么碍事呢?此时我却不敢抱怨,只好一点一点的边挤压老妈的肥臀,边把裙子提高。

  「看吧,明明就可以。」看着眼前露出的三角地带,我松了一口气。

  「还不够啦,这样没办法。」妈妈索兴自己动手,又将裙子拉高了几公分。
  老妈丰满的臀部在我眼前举行升幕典礼。水蓝色的三角布料,包覆不住二坨雪球般的嫩肉,从三角裤边缘倾泄而出。彷彿身处阿尔卑斯山的晴空下,抬头望去,雪潮崩流而下,快要把我淹没。

  数大便是美,我由衷地讚叹,刚才还嫌妈的屁股太肥呢,我真想赏自己两巴掌。

  「妈,请你打我吧。」我将脸紧紧贴在妈的臀瓣上,任由妈妈以臀代手,打我个几巴掌。

  「阿志你在干麻?」妈妈惊呼道。

  我立刻警醒:「没……没有,我看你内裤陷进去了,帮你拉一下。」

  妈赶紧扭着屁股说道:「那边没关系啦,你把裤袜拉起来。」

  我应了一声,赶紧将裤袜拉高,待拉至大腿尽处时,我既不舍又伤心,於是忍不住伸手,在妈近胯的腿肉上摸了一把。

  妈惊道:「阿志你干麻啊?」

  我说:「裤袜好像穿歪了,我帮你用正一点。」说着又摸了一摸。

  妈又急又羞,说道:「没关系啦,等等妈自己会用正。」

  我将手伸至妈面前,摆显手背上的水渍,问道:「妈你很热吗?怎么流汗了?」
  妈气得跺脚,说:「快帮忙穿好啦,房间很热,都流汗了。」

  我这才将裤袜拉高穿好,却趁着完事要起身之际,偷偷用鸡鸡在妈的臀沟上打了一次卡,这才依依不舍的下班。

  见妈还在专心乔弄下半身的仪容,我又偷偷打了几次卡,不过懒叫被裤裆卡住,害得我爽少疼多,只好作罢。离去前瞥了老妈一眼,见她粉颊生晕,目闭脣紧,好似在生着闷气,却更显得风姿绰约,撩人心魂。

  我装作没事一般,只是问道:「妈好了没,该出发了。」

  「急什么急,时间还早呢?」妈瞄了我的裤裆一眼,又狠狠的瞪了我一下,说:「你再过来帮妈一个忙。」

  时光荏苒,果然最后还是迟到了,为什么老妈喝喜酒总喜欢迟到呢?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