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【江湖谈性之远去的M】(01-03)作者:老实和尚1980
【江湖谈性之远去的M】(01-03)作者:老实和尚1980
字数:3888
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(1)

  几年前在北京呆了两年,公司在朝阳CBD的一栋楼里占了两层楼,我在楼上管一个部门,有幸占了一个corneroffice。我去了不久,原来的助理走了,HR给我一些简历,让我挑了几个给他们面试,后来我出去出差一圈回来,和我说新的助理明天来报到。

  我已不记得都挑了哪些简历,M来报到的时候,见面是挺愉快的,小家碧玉的一个姑娘,中等身材,苗条,皮肤白皙,大眼睛亮亮的,微微波浪的长发,笑起来两个小酒窝,非常甜美。

  我就给介绍了一下近期的工作项目和一些要求,谈完,在她转身出门的时候,俺那一刻看呆了,M那天穿了一件很正式的黑色职业套装,裤子很合体,一种比较垂的面料,轻贴在她圆翘的臀部上,衬托出一个完美的桃心型,走的时候,臀肉轻轻地颤动,我能想到那层布料下面那个白嫩圆翘……那一天我确实是咽了一口口水,fuckingniceass!

  但在职场里混,俺还是有职业操守,不动窝边草,规规矩矩地做好老板,培养新人,M聪慧大方,上手很快,过了一年,市场部门有个空缺,我推荐了她去,她喜欢和客户打交道的工作。

  市场部在另外一个楼层,那以后我就不大见到M,同事们说她做的挺好,还结婚了。

  过了半年多,夏天的一天,我到市场部的楼层去开个会,在电梯间碰到M,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,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,碰到我,她眼睛里亮了一下,走了过来,我习惯地伸手握握,问最近好不好,她说还不错,就是要离开了,去另外一家公司,这周是最后一周啦。我有点诧异,但赶着去开会,没有多说,就说我请你吃饭啊。

  我握她手的时候,握一下就松开了手,她却没有,一直到了最后我要走了,才分了手,那份滑腻一直留在手间,开会的时候俺看着自己的手,想原来妮子喜欢哥啊

  后来约她吃饭,问她要吃什么,她居然点了火锅,一顿火锅吃了三个钟头,说了很多的话,她是准备要小孩了,家里人给她找了份轻松点的工作,好好养着。我说恭喜啊,别忘了我还得做牛做马的辛苦,M说,辛苦了来找我聊天啊。
  回去时候天下了雨,我给她叫了车,送她上了车。后来M说她喜欢我,就是觉得我挺绅士。

  我是挺绅士,所谓绅士,就是更有耐心的色狼

  后来我们约了去看电影,很自然得牵着她的手进了影院,看电影要说话的时候就凑上去在耳边说,就这样,在影院的微光里,吻上了M,都有点激动,后半场的电影,她就抱着我的胳膊,偎依在我肩上。

  M晚上11点前一定要回家的,那天送她回去,出租车开在四环上,夏天的晚上,开着车窗,夏夜的凉风吹了进来,她穿着一件橙色的Polo衫,白色马裤,头发随风飘着,我从右边搂着她,在她转头和我说话的时候,又吻上了她,从舌尖上感觉她的热烈,右手捧着她的脸,在她肩上的左手从Polo的衣领里探了进去,摸上了胸罩里的那一团滑嫩,和那个挺起的乳头,她的手从衣服外按上了我不老实的手,却没有阻止,倒像是两只手一起在揉她的乳房,在车上这样放肆了一会儿,她也快到家了,把头靠着我肩上,大眼睛亮晶晶地看我,停车的时候M问我

  「你以前喜欢我么?」

  「喜欢啊」

  「喜欢我什么?」

  「嗯,屁股」

  M瞪了我一眼,狠狠掐了我的胳膊一下,转身往小区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(2)

  约会还是继续着,我出差多,回到北京有空的话就约一起看电影,吃饭,她还是每次都要11点前回去,我们就像高中生一样恋爱,那一阵子,我都觉得自己挺纯洁的,纯洁得要冒火。M说,只要在北京她是必须回家的;我说那和我一起出差去吧,要么你去哪儿,我跟着去出差。她说,「你做梦!」

  半年多后,原来我申请了很久的一个商学院发了offer给我,我和M说,我要去读书了,M说,恭喜啊,你要出国,我请你吃饭吧。

  那天M找了一家法国餐厅,吃了一顿大餐,她兴致不是很高,话比平时少,后来问我什么时候走,我说大概两个月吧。她停了一会儿,说,下个月我和朋友去香港买东西,你还去出差么?

  M去香港买了一天东西,她住在铜锣湾,我住在湾仔。白天她和朋友在一起,晚上我带她去SOHO逛酒吧。M那天穿的很休闲,白色的T恤,下面是牛仔裤,翘臀细腰,我的手搭在她腰上,偶尔拍拍她的嫩臀,十分惬意。

  看到好玩的酒吧,我们就进去喝一杯,或者跳跳舞,M很开心,后来又到了一家酒吧,人很多,DJ打得热烈,热力四射,灯光幽暗,我们往里面走,挤过很多人,到里面角落上找了个台子,M说刚才挤进来时被边上一个老外在屁股上掐了一下,俺两手按上上M的臀部,抓起两片臀肉,拉向我,说哪儿被摸了,哥给你揉揉,酒吧里幽暗的灯光,闪曳的霓虹,M双臂绕上我的脖子,紧紧地贴着,我们放肆地吻着,舌尖在对方的唇里探索着,兄弟瞬时变得坚硬,顶着M的小腹,这个角落边上有个护墙,基本没人看见我们,我的双手大力地揉着M的嫩臀部,她不时得呻吟出来,天雷勾动地火,但这地方却不能起火,好一会,M的脸烫烫的靠在我脸旁,说你好坏,我说回去吧,去我酒店,M说不行,我得回自己酒店,我们就在这待会吧。

  我扛着我愤怒的兄弟,痛苦得要抽筋,拉着M的手放上去,M掐了兄弟一下,说就是他不乖,拉着我转身,靠到舞池边上的护栏,我在她身后抱着,坚强的兄弟正抵在她的牛仔裤的臀沟里,那牛仔裤的布料其实不厚,兄弟的顶端好像都感觉到了臀间的潮湿,M感觉到了两腿间的侵入,回头看看我,在漫天的音乐中,轻轻垫垫脚,随着音乐的节奏,翘臀夹着我兄弟轻微地晃动,那一夜我们在那儿呆了好久,舞曲接了好多首,兄弟一直坚强得顶在她臀沟,又享受又折磨。
  但M的意志如江姐般坚定,最后她还是回她的酒店去和朋友一起睡,明天说好我们一起去山顶玩。送她回酒店时候,我的兄弟一刻都没软下来过,磨拳擦掌愤怒了一天,最后还是乖乖回去睡了。

  老天爷或许听见了我兄弟的呼唤。

  第二天上午M到我酒店吃早饭,我们吃饭的时候,,突然间下起了大雨,香港的雨,大起来就水泼一样,铺天盖地,四处茫茫。

  我笑着看看M说,「你看,不能爬山了啊」

  「那今天干什么?」

  「在房间里看HBO吧」

                (3)

  M头别向一边,不说话,我拉着她回房间去她进门到窗边往外看,我开了电视到HBO,她把窗帘拉了起来抱起她放到床上,顺手把她裤子脱了,里面一条浅蓝色的内内,M说不要啊,不要这样,我拉上了被子,自己也脱了牛仔裤,钻了进去我们谁都不记得那天HBO放了哪个片,只知道肉体很温暖,罩在在被子下面接吻抚摸,终于M白嫩丰满的小翘臀可以放肆享用但M的意志坚定,不让脱下内内,每次我企图偷袭,她就夹紧了双腿后来我的手在前面终于探入她两腿间,三角地那一块已经湿了一小块,拨开轻薄的布料,里面已经湿滑的很掰开她的大腿,食指轻轻插到滑腻的里面,M忍不住叫了一声,插了一小会,M已经受不了,我再去脱她的内内的时候,她抬起了臀配合我问她要不要,她喘息着伸手按我我的腰拉向她下面,

  在俺准备收获的时候,出现了一个技术问题,兄弟没起来,一副沉睡中的安详。

  M见没了动静,抬头看见了,问怎么了,坏蛋不行了?

  嗯,这个前戏太长,昨天开始到现在,他实在撑不住了。

  她居然捂着嘴吃吃得笑了。

  我们在床上,兄弟一直打烊中,两个肉虫,像高中生一样纯洁,中午时候我们打了个盹,我很纯洁得抱着M的美臀,睡了。

  这个盹非常的美满幸福,我睁开眼时,觉得身轻体泰,揉了一把身下的白嫩翘臀,兄弟英武地挺了起来。

  进入了M,压抑了很久的身体的欲望淹没了两个肉体,大汗淋漓地纠缠在一起,高潮来的时候,M在我耳边呢喃着,我好么,喜欢吗?

  那天我们做了两次,第二次最后的时候她站起来在床边,上身趴在床上,白嫩翘臀挺起来对着我,我搂着她的蛮腰,挺入那片泥泞,在冲刺中又一次爆发。
  晚上的航班回北京,下午退了房,到她酒店拿了行李,去了机场。

  飞机上她一直搂着我的胳膊靠在我肩膀上,看起来有点累。

  到北京时候她老公来接她,我没托运行李,她去提行李的时候,我先走了。
  生活里总有意外,我意外得握上M的小手,M也意外得离开了这之后我一直就没见过M,忽然间,她失去了踪影,不回微信,也没有电话,只是朋友圈里,她的生活一如往常。

  少年派说的那句话,「我猜,人生到头来就是不断地放下,但遗憾的是,我们却来不及好好道别。」

  在异乡的某天,在互联网收音机里听到谭校长的「雨夜的浪漫」

             留恋雨夜幕雨中一角

            延续我要送你归家的路

             夜静的街中歌声中

              是一个个热吻

             谁令到我心加速跳动

             甜丝丝溢自你的嘴角

            忘掉了以往痛苦的失落

             浪漫呼吸中漆黑中

              就只有你共我

             从没有这刻的冲动

            Fantasy喜悦眼泪

               你热力似火

            Fantasy享受现在

               这滴下雨水

              多么多么需要你

            长夜里不可分开痴痴醉

               跳进伞里看

               夜雨洒下去

  我去down了这首歌,那天从波士顿开车到纽约,听了一路。

  想念M,想的不是那个美丽的臀部,却是她明亮的眼睛和浅浅的酒窝,从此远去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